服务热线:400-830-8839

九明珠

医院评审是百米冲刺还是跑马拉松

 作者:阎惠中来源:健康报时间:2013-6-4编辑:石宜

导语:JCI评审热度渐起,KTQ(德国医疗透明管理制度与标准委员会的质量认证)评审杀入,三甲医院复审指导公开叫价。今年开年至今,关于医院评审的各式新闻和江湖传言时有耳闻。医院评审,不管土洋,不管选择一套什么标准,对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强化医疗服务质量和安全管理,无疑都有积极推动作用。但是,在火热追捧的同时,我们是否需要沉下心来冷静思考一下当初的评审目的。


洋评审的好无需质疑

JCI成立于1998年,是美国医院评审联合委员会(JCAH)面向全球医院评审的一个分支机构。JCAH在美国本土从1951年开始医院评审活动。JCI评审标准是世界上医疗领域的国际认证标准,比ISO标准贴近医院,很多标准精细入微,令人赞赏。有些大医院与某些专科医院,更看重认证后获得与国际医保公司签约的资格,以吸引外籍患者。

JCI标准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以患者为中心的标准”,第二部分是“医疗机构管理标准”,内容全面,便于学习采用,便于检查。JCI在世界的评审活动受到好评,业务在扩展之中。我国已经接受认证的医院共同的收获是管理的精细化水平上了一个大台阶,一方面说明医院很努力,同时也显示了JCI的影响力。

近年来,我国医院对洋标准——JCI(联合委员会国际部)医院评审的兴趣越来越浓,已有几十家医院接受了认证;北京市卫生局参照JCI标准,制定医院评审手册;国家有关部门也参照JCI标准修订医院评审标准。

但是,JCI标准包含着发达国家的社会文化。文化不是急急忙忙就能创建起来的,要在多年积淀中形成。医风正、技术强的医院,练好管理内功,形成核心竞争力,不采用JCI标准也是好医院,采用JCI标准则会更好。此外,JCI在我国落地生根的过程中,免不了水土不服。


基本观感

过分欣赏细节而忽略根本

我国医院对待JCI标准,存在过分欣赏细节而忽略根本和基础的问题。

比如我们的医院普遍没有认真对待JCI一系列“基础性标准”。这些基础性标准包括:1.要求医院“有规章制度和程序和适用法律法规指导对所有患者统一规范的治疗”,提出“就医的可及性和医疗护理的适宜性与患者的支付能力或支付来源无关,病情危重程度决定医疗资源分配以满足患者需要”为标准。2.要求“医院努力减少患者获得医疗服务的障碍,使治疗无缝化”。3.提出“若有关治疗造成经济困难时,医院寻求克服困难的途径”。4.要求“当财务激励手段和支付安排可能有损患者治疗时,必须解决冲突”。JCI特别重视“医疗的可及性、适宜性与连续性”,再好的医疗缺乏可及性,或开始可及,而后不可及了,缺乏连续性,对患者就是水中月镜中花。不讲适宜性,就要搞过度医疗。

以上显示了美国标准是怎样处理医院与患者、医疗与收费、公益与效益的关系的,是一个人性化的标准,关爱患者的标准。学习采用JCI标准,应该首先吃透这些前提性标准,并努力落实在实践中。评审时,也应该首先衡量这些基础性标准。

不过,美国的医疗专家与医院管理专家之所以能制订出这样的标准,是有“经济是基础”作硬性支撑的。经济发展水平与人民生活水平是基本条件,国家的税收与财政实力是直接的保证。我们对以上标准不是看不懂,而是难做到,所以不敢欣赏,更不敢照办。如目前没有一家医院敢亮起“允许欠费”牌子,而只能改善服务,提高精细管理的水平。

 

建议

为发展中国家量身订制标准

曾有美国报纸赞扬我国一家通过认证的医院,标题是《中国医院贫富同仁》,其背后如果没有商业目的的话,我们只能说“太过誉了”,也证明他们太不了解中国的医院了。笔者曾在杭州一家医院听一位护士谈起美国医生的真实看法,“中国医生太累了,但心太狠,病人押金刚用完,就想着停药”。不是医生心狠,是医院存在着这样的潜规则。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公立医院缺少财政支持,为了生存与发展无奈地走向了营利性经营,为医院现代化打下了基础,但看病贵成为社会问题,医患关系紧张,医院陷入了诚信缺失的生态危机。在这样的背景下,医院用一两年时间学习采用JCI标准,不可能解决以上问题;JCI专家去医院看上几天,也难以看清这些问题。

JCI需要为发展中国家量身定订更适合的标准。如果使用同一标准,可否标注是“完全通过”,是“基本通过”,或只是“医院精细化管理通过”。最好是提供一个在几年至十几年间分期通过认证的方案。否则,很可能误导发展中国家的医院。

我国的医院评审已两次叫停,原因主要是评大评优,评高一级享受高收费,有利益驱动,接受评审的医院与评审人员容易产生不规范的行为,影响到评审结论。评审公司的认证,只要缴费,经过一年左右的辅导(JCI的辅导时间长一些),拿不到证书的绝少。评审应该是严肃的,要珍惜评审的声誉,同时也为受评医院的健康发展负责。


建议

净化医院,拉近与洋标准距离

采用JCI标准主要是为了改进医疗服务,提高医院档次,也就是美化医院。但我国医院与美国标准的差距,主要不在美化。首先需要净化,用公益性、人性化准则净化医院,净化创收的潜规则,达到净化医务人员心灵的目的。美国医院也会存在很多问题。处于市场中的医院,不论中国还是外国,都存在着逐利行为,发展中国家会更严重一些。

净化医院是美化医院的基础。仅政府拨款是不够的,公益心不纯净的医院,再多的钱也不够,而政府拨款总是有限的。中国医院应积极参加医改,打开公立医院跨越式发展的黑箱,清理整顿“三个过度”,向公益性回归。净化医院有了效果,才会拉近与JCI的距离。

净化医院与美化医院都不是短时间就能见效的。先要认真参加自己国家的医院评审,主管部门引好路,不再评大评优,主要评合格与不合格,省市县本身就是级别,甲乙丙等由市场来评。学习采用JCI等洋标准,更像是跑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急于求成。

 

为什么选择洋标准

德国医疗透明管理制度与标准委员会(以下称KTQ或KTQ GmbH),是由代表患者利益的德国联邦健康保险公司、代表医疗机构利益的德国医院协会、代表护理人员利益的德国护理协会和代表医师利益的德国医师协会联合成立。2012年,我院通过了德国KTQ质量认证评审。我们为什么选择KTQ?


2011年6月温家宝总理访问德国,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卫生部和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签署了“关于建立医院管理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声明中提及“中国将在正在进行的以公立医院改革为重要组成部分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将借鉴德国在公立医院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并将在未来三年内推动两国医院之间直接建立并形成长期稳定合作伙伴关系”。因此,借鉴和学习德国的质量认证体系对于中国医院将具有特别的意义。

此外,自1989年原卫生部发文启动医院等级评审与分级管理工作至1998年决定暂停医院评审工作,我国共有17708家医院通过了医院评审,成为世界上评审医院数目最多的国家。这种以评促建的方式,引导了医院的发展方向。但是随着医院发展,原有方式已逐渐不能适应发展需要,评审工作也告一段落。2011年我国医院评审工作重新启动。在此期间,在积极探索中国医院评审体系发展方向的基础上,原卫生部也鼓励医院采纳国外医院评审的先进经验,以进一步提升医院质量建设,促进医院质量持续改进。

美国的JCI国际医院认证系统得到了很多中国医院管理者的青睐。然而,这一认证条款过于参考美国标准,对所在国卫生发展体系、文化背景、社会发展等因素考虑不够。我们选择KTQ质量认证评审,是因为KTQ认证标准中对文化背景、地区差异、社会发展等因素的充分考虑,使其更值得我们参考。